等待戈多

轉發
文/鐘季路2019.11.23 10:57字數(18677)閱讀(1213)喜歡度(1346)收藏(7)點評和評論(17)

原著:迪諾·布扎蒂《韃靼人沙漠》

改編:鐘季路

除原著外,使用素材包括但不限于:陶潛《桃花源記》、索爾仁尼琴《伊凡·杰尼索維奇的一天》、托馬斯·曼《魔山》、布魯諾·舒爾茨《沙漏做招牌的療養院》、貝克特《等待戈多》

將被用于劇場演出,請勿轉載或使用。


人物介紹:

喬瓦尼·德羅戈:中尉,四年零四個月前軍校畢業,被派到城堡戍守

西梅奧尼:中尉,三年前被派到城堡戍守

奧爾蒂斯:少校,老人,多年前被派到城堡戍守

母親:喬瓦尼·德羅戈的母親

瑪麗亞:喬瓦尼·德羅戈的女友


提示音

溫馨提示,請觀眾在觀看本劇時注意劇場演出規定,禁止吃漢堡,零食,關東煮,薯條,炸雞翅,喝康師傅綠茶,大麥茶,瑞幸咖啡,星巴克咖啡。禁止錄像。禁止拍照,當然,我們抓不到。本劇并不鼓勵、不過歡迎大家睡覺,但請勿發出鼾聲,當您醒來時,本劇可能才過去一分鐘,也可能過去了三十年。請以舒服的姿勢躺好或坐好,本劇即將開始。


第一場 城堡的城墻上

【全場暗,流水聲宛如吹口哨——或者是伴著流水聲的口哨】

【喬瓦尼·德羅戈舉著望遠鏡,從舞臺一側上場,他用望遠鏡盯著觀眾,慢慢的,移動他的望遠鏡,繞場一圈,另一頭隱隱出來個人影】

人影     什么人!

(安靜一會,喬瓦尼·德羅戈并沒有收起他的望遠鏡)

人影     什么人!

德羅戈   喬瓦尼·德羅戈中尉,哨兵。

人影     中尉,口令!

(沉默一會,可以隱約看見人影舉起了槍)

人影     中尉,口令!

(德羅戈收起了望遠鏡,站定)

德羅戈   圣跡。

(聲音傳了一會)

人影     紫霧草。

(人影消失,過了會,傳來聲音)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第二場 喬瓦尼·德羅戈中尉房間

【流水聲逐漸變成水管的滴答聲,燈漸亮,舞臺中間擺著兩張椅子,一張桌子,一張椅子放在桌子前,一張放在較遠的一側,西梅奧尼坐在那里】

西梅奧尼 你看見了嗎,那些黑點。

德羅戈   你的這個望遠鏡真好用,西梅奧尼中尉,但這是違禁的,城堡不允許

         我們私自使用這個倍數的望遠鏡。

(德羅戈坐回椅子上)

西梅奧尼 那些黑點,有時是兩個,有時是三個,在霧大的時候看不見,但是天

         一放晴,你就能看到了。

德羅戈   我看過了,沒有什么黑點,只有山巖,黑色的山巖拼接在一起,綿延

         到實現的盡頭,遠處是偌大的霧。

西梅奧尼 我守著這個秘密已經五天了,我不敢跟任何人說,我受到這個秘密的

         煎熬,黑點,為什么荒原上會有黑點?

德羅戈   當你前往新要塞,在天氣好、沒什么霧的時候,你就會看到山巖鋪成

         的荒原后面是什么,人們說是白色的礫石,像一大片沙漠,像雪一樣。

         我們叫北邊韃靼人沙漠。

西梅奧尼 這些黑點不會是野獸,也不是吉卜賽人的群落,我觀察過五天了,只

         要天氣稍好你就能看到,要是吉卜賽人,牧人或野獸,他們早走了,

         有什么東西在動,但差不多老是留在一個地方。

德羅戈   再往北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了。通常地面上都是霧,是北方的濃霧,

         什么也看不清。你或許想:不會永遠都是大霧吧,總會有幾天晴天吧。

         但幾乎沒有晴朗過,哪怕是冬天也這樣。

西梅奧尼 他們在建公路——我想是這樣的,他們在建一條軍用公路。這次可能

         是真的,兩年前他們不過是來勘查,現在真的來修建公路了,軍用公

         路,然后下一步他們就會派兵過來,襲擊就要開始了,戰爭就要開始

         了。

德羅戈   但有人說他們看見過北邊的模樣,是些夢境,士兵們這樣說,但我們

         需要謹慎,他們一個說是這樣,一個就說那樣。有人說看到一些白色

         的高塔,要么說是有一座火山,還冒著煙,濃霧就是從那邊飄過來的,

         奧爾蒂斯少校也說他看見過,那時候他還是上尉,是九年前的事了。

西梅奧尼 你可能有點近視,你的視力可能不太好,可我能分辨得清清楚楚,他

         們先從路基開始。昨天有太陽,看得清清楚楚。

德羅戈   過去我可能會相信你這一套說法,公路,軍用公路,北方人要入侵了,

         兩年前這個說法可以迷惑住我,但現在不行了,我覺得實在是幻想。

西梅奧尼 他們在建公路,已經好幾個月了,知道嗎,這次可能是真的,一條軍

         用公路,用來運輸大炮,重機槍,以后可能是坦克、飛機、航空母艦、

         軍事衛星、激光武器、超聲波武器、氣象武器、核彈——但我怎么會知

         道以后的武器呢?我怎么會知道以后的事情呢?總之,他們會用來運

         送能毀滅掉我們的東西,能掀起戰爭的東西。

德羅戈   即使說的是那樣,就像你認為的那樣,你認為,他們真的在建公路,

         用來把北方的重機槍、大炮和你說的那些聞所未聞的東西拉過來,讓

         我們的城堡癱瘓?如果是這樣,總參謀部很快就知道了,可能幾年前

         就已經知道了。

西梅奧尼 總參謀部從來沒有認真對待過我們城堡,他們剛剛讓城堡司令從上校

         變成了中校,馬上就要裁減編制,只要不被炮擊,就沒有人相信這些

         鬼話。

德羅戈   你竟然還知道自己在說鬼話。 你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吧。如果真的在修

         公路,總參謀部肯定早就得到情報了,你就信以為真吧。

西梅奧尼 爭論也沒用,你就看看吧,看看事情是不是將會像我說的這樣——你

         可能是有點視力不好,你沒有看見——

德羅戈   我說了,沒有!沒有什么黑點!沒有什么影子!沒有什么修路、軍用

         公路、殺人武器!沒有戰爭!

(沉默,遠處傳來聲音)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西梅奧尼 你這里總有什么聲音,一直在響動,撲通,撲通。

德羅戈   是蓄水池的聲音,已經有很多年了,一直是這樣。

西梅奧尼 真虧你睡得著。

德羅戈   習慣也就好了。對不起,我剛剛說到哪里了。

西梅奧尼 你說,在那片白色礫石沙漠的北面,是夢境,各式各樣的夢境。

德羅戈   是的,是夢境。

西梅奧尼 你見過這片夢境嗎?

德羅戈   沒有,很遺憾,沒有。

西梅奧尼 我也沒有,我也曾想過,如果大霧后面真的是夢境的話,那那些北方

         人是從哪里來的。

德羅戈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西梅奧尼 我們與北方人有著深仇大恨,我們視他們為敵人,他們視我們為仇眥。

         我們時刻防備著他們的入侵,這座城堡雖然偏遠,周邊沒有一座城市,

         最近的村莊騎馬需要三個小時,但還是有人來這,因為這是邊境。

德羅戈   是,將軍們說來這里服役在履歷上更為值得夸耀,在這里兩年就等于

         在城市里服役四年。

西梅奧尼 如果——注意,我說的是如果,北方是夢境世界的話,這些北方人從哪

         里來的?

德羅戈   可能會有別的通道,不知名的小路,某條秘密隧道,或者一個荒涼的

         山谷。

西梅奧尼 或許他們都是從夢中來的。

德羅戈   你說什么?

西梅奧尼 他們從那個夢境的世界過來,他們從人們的夢里出現,然后他們秘密

         籌備著,不急不慢,富有計劃,兩年來勘查邊境,四年來修建公路,

         二十年來準備軍隊,最后來發動入侵——來發動一場戰爭

(沉默)

德羅戈   說實話,我覺得你需要去休息一下,你需要請上幾個月的假,就像我

         剛剛休過的那樣。

西梅奧尼 是,我可能確實需要休息一會了。這個撲通、撲通的聲音讓我有些神

         經衰弱,我受不住。

德羅戈   如果你需要,我想我可以代替你去跟奧爾蒂斯少校講講。

西梅奧尼 謝謝,但還是我自己去講吧。你剛剛才休假回來吧,休假的感覺怎樣。

德羅戈   沒怎么樣,日子還是那樣過的,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那邊的世界還

         是熱鬧非凡,五彩紛呈。我可能跟你說過,我給我母親常常寫家書,

         尤其是前面四個月,我那時候以為自己四個月之后就能調走,調回城

         市里去,我沒有走成,我留下來在等待什么,我對自己說我還年輕,

         然后過了兩年,兩年之后又是兩年,我等待的東西不曾到來,但我現

         在仍然年輕,我還可以等下去。我似乎有很久沒有給母親寫過信了,

         我該給她寫信了,當我休假回家時,我猛然覺得過去的親情好像淡薄

         了,時間和距離慢慢在我和母親之間伸展開一層薄幕,將我們隔離開

         來。

【燈光漸暗,獨留德羅戈的光,最后暗下】


第三場 四年四個月前的喬瓦尼·德羅戈房間 數個月前的喬瓦尼·德羅戈家中

【燈光漸亮,德羅戈在寫信,而母親坐在另一張椅子上,水管聲撲通聲與風吹打窗子的聲音混合在一起】

德羅戈   親愛的媽媽——這個水管聲吵得讓人集中不下心,更讓人睡不著覺。

         我要找個空換一下房間。我可習慣不來這個。

母親     我想跟你說說話,喬瓦尼。

德羅戈   走了整整兩天之后,我終于精疲力竭地抵達城堡——不,不能這么寫,

         我本應該這么寫。

母親     我聽說,在一個地方待四年就有權調到一個新地方。

德羅戈   親愛的媽媽,前天,在經過一路游覽之后,我來到城堡。

母親     我希望你調回來,回到城市里。

德羅戈   這個城堡大極了,這里的軍官們熱烈歡迎我。

母親     你應該去主動和將軍談一談,為了不被忘記,喬瓦尼,如果還沒有晉

         升的話,就得自己去爭取,誰也不會平白無故惦記著你。

德羅戈   司令的第一助手對我也很熱情,他說,如果我愿意的話,他可以放我

         回到城里。

母親     不然的話,很可能被調到一個更加可悲的地方。而且是媽媽通過朋友

         想了辦法,設法讓你見到將軍的。

德羅戈   但是,我……相信,為了我,為了我的前程,我想最好還是在這里留一

         段時間。四個月后的圣誕節,我可能就調回來了。

母親     你應當回來,你的生活、你的母親和兄弟姐妹、你的女友都在此處。

         你應當回來了。四年前你說四個月后的圣誕回來,可你一直留在那里。

德羅戈   同伴們都很好,值崗很簡單,也不很累??偟膩碚f,我很高興,我一

         切都好。

【燈光暗,只留德羅戈的燈,德羅戈把信封好,起身,燈光暗】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第四場 城堡的城墻上 四年前的山道上

【德羅戈的光打開,他站在舞臺中央,舉著望遠鏡,持久地盯著一處,流水聲】

德羅戈   我再看一分鐘,(對著觀眾拿起鬧鐘)一分鐘之后,如果我什么都沒發

         現,那么我今天就不再看了。

(讓時間走一分鐘,鬧鐘的鈴聲把流水聲蓋過,德羅戈關掉鬧鐘,一個人在一分鐘時已經站在了他的后方)

奧爾蒂斯 中尉,我剛剛在您身后盯著你看了十分鐘。

德羅戈   奧爾蒂斯少校。(他敬了個禮)只有一分鐘,我用鬧鐘記了時。

奧爾蒂斯 不要相信機器,中尉,機器會騙您。鐘表會讓您錯失時間的感覺,它

         讓您誤以為時間是有刻度的,平均分成一層一層,每過一個刻度,洋

         蔥的皮就被剝開一層,您會以為總有一個時刻您能把洋蔥的皮給剝干

         凈,但這是不可能的。時間有時是以秒走的,有時卻是以年計數,您

         永遠沒法知道下個睜眼的時候,日子已經過去多久了。

德羅戈   您或許說的對,少校先生。您或許說的對。

(沉默,一分鐘)

德羅戈   您覺得剛剛過去了多久。

奧爾蒂斯 我覺得過去了十秒,您呢。

德羅戈   我覺得好像過了半個人生那么漫長。

奧爾蒂斯 時間就是這樣的,中尉。

德羅戈   我還記得四年前的事,那時候是您接的我。

奧爾蒂斯 是嗎,我已經不記得了,對我而言那太長了。

德羅戈   您那時候還年輕,而現在卻是一個老人了。

奧爾蒂斯 如果真按您說的那樣,那么四年的時間是不足以讓一個還年輕的人成

         為一個老人。

德羅戈   就像您說的,時間就是這樣,少校先生。那時候您還是上尉。我被分

         配到這里來,四周都是大山,山上草木茂盛,您問是不是兩年。

【流水聲消失,變為風聲】

奧爾蒂斯 是兩年?

德羅戈   對不起,上尉,您是問,是不是兩年?

奧爾蒂斯 我是說兩年。一般都是兩年后輪換,不是嗎。

德羅戈   兩年?我不知道,沒有對我說待多長時間。

奧爾蒂斯 哦,都知道是兩年,你們這些新任命的中尉一般都是兩年,然后走人。

德羅戈   按規定所有人都是兩年?

奧爾蒂斯 都是兩年。大家都知道,這里是邊境,可能會有敵人,有入侵,有戰

         爭,兩年等于四年軍齡,這對你們很重要,不然就沒有一個人申請來

         了。晉升快一點,所以大家都愿意申請,不是嗎?

德羅戈   是……或許是,好多人……

奧爾蒂斯 不然,誰還愿意申請來那座城堡。

德羅戈   我沒有申請。

奧爾蒂斯 您沒有申請?

德羅戈   是的,先生,沒有申請,我只知道,兩天前我被分配到那個城堡了。

奧爾蒂斯 是這樣,真奇怪,確實很怪。

(沉默)

德羅戈   對不起,上尉先生……

奧爾蒂斯 請講,請講吧。

德羅戈   是不是還很遠?

奧爾蒂斯 不太遠了,照現在的速度,也許再有兩個半小時就到了,也可能是三

         個小時,或許中午我們就能到了。

德羅戈   我昨天好像見到了城堡,城堡大極了,是嗎?

奧爾蒂斯 不,不是,是一個小城堡,最小的那種。

德羅戈   您說它是邊境,是重要城堡,不是嗎?

奧爾蒂斯 不,不是。是個次級城堡。那是一段已經死亡的邊境,因此,一直沒

         有什么變化,一直就是那樣,同一個世紀之前的完全一樣,也會和一

         個世紀后的完全一樣。

【風聲消失,變為流水聲】

德羅戈   是的,這片邊境確實沒有過變化,四年前,當我看見它時,它是這樣

         的,現在也是如此。沒有什么改變,沒有什么黑點、沒有什么影子、

         也沒有什么公路,四年后它還將是這樣,直到一個世紀之后。

奧爾蒂斯 我現在想起這段話,感覺剛剛才說完。

德羅戈   真奇怪,我倒覺得已經成為遙遠的往事了,非常久遠的、在某個遺跡

         挖掘出來的風把這些話傳回來的。

奧爾蒂斯 時間就是這樣。我只能這么說。時間就是這樣。

德羅戈   您那時候告訴我,北面叫韃靼人沙漠。

奧爾蒂斯 我是曾經這么說過。

德羅戈   可是沒有什么韃靼人,不是嗎?

奧爾蒂斯 沒有。沒有什么韃靼人。

德羅戈   這就是說,所有那些激情,那些關于韃靼人的故事,都是這么回事?

         是不是說,這些都是虛假的、給你一個理由消磨浪費時間的?是不是

         說,并不真的希望出什么事?

奧爾蒂斯 當然希望了!

(停頓)

奧爾蒂斯 人們相信,確實相信。

德羅戈   我不懂,這個詞……

奧爾蒂斯 您說,您想能怎么樣?這事有點兒復雜……在這個高高的地方,是有點

         兒像被流放,需要找一條出路,需要有什么東西作為希望。有人開始

         想到了這一點,關于韃靼人的那些話就開始流傳起來,誰知道是誰首

         先開始的呢……

德羅戈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地方的關系,看看那個沙漠,不能不……

奧爾蒂斯 與這個地方自然有關系……那樣的沙漠,下面那樣的霧氣,那樣的山脈,

         不能否認……這個地方也起了促進作用,就是這樣。

德羅戈   在這種地方,是這樣的,我曾經把流水的聲音聽成有人在吹口哨。

(沉默一小會)

奧爾蒂斯 那些……那些韃靼人……當然,開始的時候,好像十分荒誕,可是,后來

         竟然就信以為真了,至少好多人的情況就是這樣,確實是這樣。

德羅戈   可是您,少校先生,請原諒,您……

奧爾蒂斯 我是另一種情況,中尉,我的年齡不一樣,我再也沒有向上爬的幻想

         了,有個安安靜靜的地方我就心滿意足了……可您不一樣,您的面前還

         有一生的路要走,一年之后,最多一年半之后,您將會被調走……

德羅戈   少校先生,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奧爾蒂斯 您說。

德羅戈   人們——士兵們說,您曾看見韃靼人沙漠的北面,穿過那一片濃霧,他

         們說,您看到了黑色的莽林,一條接著一條,綿延開去,就像神話故

         事中那樣。少校先生,是這樣的嗎?

(沉默一小會)

奧爾蒂斯 中尉,我告訴您,不要相信機器,機器是會騙人的。鐘表讓你看不見

         時間,望遠鏡讓你看不見世界。你用著新型的望遠鏡,調高倍數,努

         力看清晰,在這片荒原上每個點、每條線,都沒有什么特殊之處,它

         們隨機的機械組合在一起,編織了一個萬花筒,你看不見真相,在這

         些旋轉變化的迷宮里,把望遠鏡放掉吧,你用它看不見北面,看不穿

         那片大霧,大霧后面是什么?有人說是火山,霧氣就是從火山口噴發

         出來的,還有人說是白色的高塔,我說那是森林,但我真的看見過嗎?

         我從來沒有用望遠鏡看見過。也不會有人用望遠鏡看見夢境。

【燈漸暗,德羅戈重新舉起望遠鏡,然后再放下】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第五場 喬瓦尼·德羅戈的房間 城堡的城墻

【房間仍是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水管的聲音,燈漸亮,德羅戈坐在一張椅子上,衣服解的寬松,像是要睡下,也像是剛起床,西梅奧尼從一處上,拿著望遠鏡】

西梅奧尼 我找到您了。

德羅戈   這么晚了,您還沒睡嗎。

西梅奧尼 您昨天看到了嗎?

德羅戈   沒有,正如我說的,什么都沒有。

西梅奧尼 真可惜,您看的這幾天霧都太大了。

德羅戈   我說了,什么都沒有,這不是霧的緣故。

西梅奧尼 可能是您近視,或者眼睛不太好——

德羅戈   我說了,什么都沒有,沒有韃靼人,沒有敵人,沒有夢境,沙漠外什

         么都沒有,您什么也看不到。不必再說這些話了,兩年前的我或許會信,

但現在不會了。

西梅奧尼 這些日子,您的態度不是很好,我想找您,您對我避而不見,您也不

         找我討論北方人的消息了。

德羅戈   請不要再這樣下去了,我對您的任何消息都將一笑了之,您就像個笑

         話,您知道其他人怎么說您嗎?妄想癥!瘋子!偏執狂!——您應該去

         休個假,回城里,跟您的父母好好聚一下,見見您的愛人,最好再看

         一個心理醫生。

(停頓)

西梅奧尼 你今晚睡得很晚,這么晚了,你還沒睡嗎。

德羅戈   我剛剛做了一個夢,我醒來了,然后忘了夢的內容。

西梅奧尼 肯定是這個水管太吵,很難相信你竟然會適應這種聲音。

德羅戈   我已經習慣如此了,我怕換了一個地方我還接受不了。

西梅奧尼 你放棄了嗎。

德羅戈   我說了,什么都沒有。

(停頓)

德羅戈   它應當沒有。四年前,就是圣誕節的時候,我準備那時候調回城里去。

         我的病歷本已經開好了——不適應高原氣候,多么好的理由,結果我

         說,不,我很適應,我想留在這。我不知道為什么。我早該走了。

西梅奧尼 你知道的,你應該相信,現在請你過來看看吧。你不信,可你來看看。

         要么是我看花了眼,要么是我確確實實看到了一道亮光。

(西梅奧尼將望遠鏡遞到德羅戈手上)

德羅戈   你要我看向哪?這么暗,天這么黑,你讓我看什么?

西梅奧尼 你仔細看看,我說你看看。我對你說過,我不認為是看花了眼。好好

         看看我上次讓你看的那個地方,告訴我,是不是有什么東西。

【燈慢慢黑下來,遠處,一個光、兩個光被打開了,水管聲變成了泉水聲,西梅奧尼在燈黑時漸漸離場】

德羅戈   這天太暗,現在也太冷了,我冷得發抖,我沒穿大衣,我的披風也沒

         穿出來。我的披風曾經是城市里的時興款,褶皺很好看,低領的,布

         料也很漂亮。我一直沒機會穿。那時候我才來到這里。我還是想穿上

         它的,至少到團部裁縫那里走一趟,去買一件普通一點的披風。流行

         款需要低領,可軍裝不要。于是我把它改成了普通款式。那件披風很

         高雅,但在這座城堡里,它喪失了原先的高雅,變成一個古怪的東西,

         我沒法自在地穿著它走動,我覺得那是一個古怪的東西,有點兒太引

         人注目。西梅奧尼,你沒見過,真可惜,那件披風很好看……非常好看。

(沉默)

德羅戈   亮光!

(令人尷尬的沉默)

德羅戈   我看到一個小小的光點……等一下……不知道是好多,還是只有一個,

         有時好像是兩個。我看到了。你說的的確沒錯??蛇@有什么關系呢?

         如果有亮光,那意味著什么呢?也可能是吉普賽人的營地或者牧人的

         營地。不——那不是營地的光,時修建新道路的光,的確,那是在修道

         路,一條公路,一條軍用公路。然后會發生什么?我不知道,你說的

         或許有道理,有那么一點可能性。那是工地的光。這些光只憑眼睛是

         看不到的,這有點怪,那些哨兵都是有名的獵手,他們什么也看不到。

(他放下望遠鏡,肉眼看了一看,又抬起望遠鏡)

德羅戈   我好久沒有看過星星了。真怪。我來這里這么久了,我怎么還沒看過

         星星。星星的亮光離這些燈遠多了,可我們看得見,但是我們沒法看

         到那些光點。那些光點一閃一閃的。就像是地面上的星星??催@片星

         空吧。數不清的星星布滿天空的每個角落,看著這些星星感到真美。

         但是,東方好像星星比較稀少,因為月亮就要升起,月亮升起之前,

         東方先出現一片亮光。

(沉默)

德羅戈   西梅奧尼!

(停頓,讓聲音傳出去,猛的放下望遠鏡)

德羅戈   西梅奧尼!

(長久沉默)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沉默)

德羅戈   你看,遠處的亮光消失了?,F在什么也沒有,什么光也沒有了,遠處

         什么也看不清。

(停頓)

德羅戈   我好像,看到我的夢了。

【燈暗】


第六場 數月前瑪麗亞的房間

【燈亮,桌子,兩張椅子,鳥叫聲,隱隱有很小聲的鋼琴,是春天的鳥,瑪麗亞坐在一張椅子上,德羅戈從一邊上】

瑪麗亞   哦,喬瓦尼,終于又見到你了。

德羅戈   是,好長時間沒見了。

瑪麗亞   得有好幾年了。

德羅戈   四年,快四年了。

瑪麗亞   我哥哥等會就回來。你可以同我待上一會,不知道你有多少事好給我

         講!這四年,不知道有多少故事,不是嗎?

德羅戈   哦,真的沒什么特別的,總是這樣,總是……

瑪麗亞   可你為什么這樣看著我?你認為我變化很大?

(沉默一會)

德羅戈   你變了?沒有,沒有,絕對沒變。

(停頓)

瑪麗亞   噢,你這樣說是因為,你覺得我難看了,就是這么回事,你要說實話!

德羅戈   哪里,不是這樣,我對你說,不是這樣。我敢保證,你還是原來那樣。

(沉默,聽鳥叫)

德羅戈   鳥兒叫的真鬧。

瑪麗亞   是,這片園子里有各種小鳥,我曾在信里給你提過。

德羅戈   真好,真好。

(停頓)

瑪麗亞   現在告訴我,你是不是回來不走了?

德羅戈   我不知道,現在,我還不知道。我只是請了假。

瑪麗亞   只是請假?

德羅戈   假期兩個月。在此之后,或許我必須回去,或許到另外一個地方,或

         許就留在城里。

(沉默,鳥叫,鳥聲停下,聽到鋼琴聲,悲傷,一板一眼,聲音越來越大,充滿整座建筑,其中夾雜著一種頑強地掙扎,一種很難描述的意味,一種永遠也說不清楚的意味)

瑪麗亞   是米凱利的女兒在彈鋼琴,就住在樓上。

德羅戈   過去你也彈過這個曲子,不是嗎?

瑪麗亞   不,不是。這個太難了,你是在別的地方聽到的。

德羅戈   我覺得好像是……

(沉默,鋼琴仍在吃力地彈著)

瑪麗亞   可你現在想要調離,不是嗎?過了那么長時間,你有權要求調離。那

         里一定很單調乏味!

(停頓)

德羅戈   噢,是的??墒?,日子過得飛快。

(停頓)

德羅戈   當然,那里沒什么娛樂活動,但是我也已經有點兒習慣了……

(沉默,鋼琴聲)

瑪麗亞   真遺憾!三天后我和媽媽還有喬爾吉娜要出門,我想,我們一去就得

         幾個月,我們到荷蘭去。

德羅戈   到荷蘭?

瑪麗亞   是的,荷蘭,我和喬爾吉娜一起,還有我媽媽,喬爾吉娜是我的大學

         同學,她是個可可愛的人,她會跳舞,我常常彈鋼琴給她伴奏。我們

         在那里打算騎馬,矮種馬,你見過嗎?很矮,大概和孩子差不多高,

         有點像侏儒或者矮人騎的,安靜單純在那里,又圣潔、又可愛。我們

         還將去狂歡節,狂歡節將會有多少人啊,我想象不到,那里會是什么

         樣子,人山人海,所有人在快活的跳舞,窗臺掛滿了鮮花,那就像夢

         一樣。

德羅戈   這真是個好主意。

(停頓)

德羅戈   挺好的,我聽說,荷蘭這時正是很美的季節。聽說,荷蘭的平原上開

         滿了郁金香。

瑪麗亞   對,是這樣。一定美極了。

德羅戈   他們不是種小麥,而是種玫瑰。成千上萬的玫瑰,一眼望不到邊。上

         面是風車,所有的風車新涂上生動的顏色。

瑪麗亞   新涂上色彩?你想要說什么?

德羅戈   人們就是這么說的。我在一本書上也讀到過。

(沉默,德羅戈仔細打量著房間,鋼琴聲漸漸沒了,鳥重新開始叫)

瑪麗亞   是的,應該是很漂亮??墒?,現在就要出發,我卻沒有興致了。

德羅戈   很怪,臨到出發時總是出現這種情況,收拾行裝的卻很麻煩。

瑪麗亞   噢,不,不是因為收拾行裝,不是因為這個……

(沉默)

瑪麗亞   我們到花園走一走?太陽很快就要下山了。

【兩人站起,走出,停住,燈漸暗,沉默,鳥叫聲】

德羅戈   剛剛四月,天就這么暖和了。你看吧,很快就會下雨。

瑪麗亞   是的,太熱了。

(長久的沉默,直到燈光近乎暗下去)

德羅戈   我看到這片花園,我的思緒就已經飛到了城堡周圍的那片小草地上。

         那里現在也應該是甜蜜的季節了,頑強的小草在石塊間鉆了出來。很

         多年之前,很可能正是在這樣的日子里,韃靼人打了過來。在這個暖

         和的四月。

(停頓)

德羅戈   我還愛著她,我還愛著她的這個世界。我剛剛應該說——也許是有點

         煩,當然,我更愿意留下來同你在一起?;蛘呶覒撜f——這取決于

         你,親愛的瑪麗亞。但是我沒能說出這些話,哺育我過去生活的所有

         東西都已經遠去,那已經是別人的世界,在那個世界當中,我的位置

         很容易就被別人占據了。我已經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再返回來不僅

         很傻,而且無益。我也回不來了。

(停頓)

德羅戈   再見了,瑪麗亞,你出發前希望我們能夠再見。

【黑場】


第七場 通告

聲音     公告

         題目:必須譴責的警報和謊言

         內容:根據上級司令部的明確指示,我要求軍官、軍士和士兵,不要

         相信、重復或者傳播關于入侵我國邊界的警報的謠言,那是沒有任何

         根據的傳言。由于明確的紀律方面的原因,這些謠言不僅是不合適的,,

         而且會破壞同鄰國的睦鄰關系,在部隊內部制造無益的緊張,有害于

         軍務的正常進展。我希望,哨兵執勤時的警覺性通過正常手段表現,

         首先是不使用并非軍規慎重考慮后容許使用的光學器具,經常濫用這

         樣的器具很容易給錯誤的、不符合實際的解釋提供機會。任何人擁有

         這樣的器具都必須向所屬部門領導報告,后者將沒收這些用具并妥善

         保存。

         簽字:要塞值班司令尼科洛西中校


第八場 城堡內的某一處走廊

【光漸亮,風聲,仍是兩個椅子,沒有桌子,西梅奧尼坐在一處,德羅戈從另一處上,站在那,過了一會,他走到西梅奧尼身邊,西梅奧尼發現了德羅戈】

西梅奧尼 德羅戈,晚上好。沒看到你,剛才你到哪兒去了?

德羅戈   我一直坐在那里讀報,我該來這里的,這里沒有旁人。

西梅奧尼 天已經這么晚了——你今天執勤嗎?

德羅戈   不,不執勤。夜確實已很深,天很冷。

西梅奧尼 你找我什么事嗎?

德羅戈   你今天好像在躲著我。

西梅奧尼 是嗎?

德羅戈   你今天中午沒有來餐廳,我也沒到別的地方見到你。晚飯時候你吃得

         很快,好像是故意要早點走掉。玩的時候你也留到這么晚,比平時晚

         得多,你可從來沒有這么晚過。

西梅奧尼 只是些偶然,是特殊的情況。

德羅戈   這里很安靜,你可以聽見風聲。這里沒有旁人。

西梅奧尼 是,我聽到遠處還有些軍官的說話聲。

(沉默了一會,安靜,風聲)

德羅戈   你看到今天的通告沒有?你看到虛假警報那段沒有?不知道這是為什

         么,是誰告的密?

西梅奧尼 我怎么知道?

(停頓)

西梅奧尼 你到上邊來嗎,上塔樓去。

德羅戈   望遠鏡呢?再也不能使用你的望遠鏡了,至少……

西梅奧尼 我已經上交了。

德羅戈   你說什么?

西梅奧尼 我已經上交了,我想這樣更好。更何況反正我們用肉眼也能夠看到了。

德羅戈   我覺得,你可以等一等。哪怕是三個月,積雪融化之后,沒有一個人

         再惦記著這件事,那是可以再回來仔細觀察。道路,就是你說的那條

         道路,沒有你的望遠鏡怎么才能看到?

西梅奧尼 噢,你說的是那條路的事。

德羅戈   不錯。

西梅奧尼 可是,最后我還是信服了,還是你說的有道理!

德羅戈   我說的有道理,我怎么有道理?

西梅奧尼 他們沒有修什么路,像你說的,那里應該是一個村莊,或者吉卜賽人

         的營地??傊沁@樣,不是什么修路,更不是軍用公路。

德羅戈   你是說,你不再相信了?

西梅奧尼 中尉,你不必有這么過激的反應。你說的的確有道理,我也認為是這

         樣。如果是兩年前,我確實會相信自己的說法,但現在不是那時候了,

         我覺得我的想法異常幼稚——我覺得那不是什么公路,只是普通的營

         地而已。

德羅戈   兩年前也是這樣,兩年前是第一次這樣。我們發現了一個黑影。

西梅奧尼 那是一匹從未出現過的馬,不是嗎,我記得是你的隊伍看見的。

德羅戈   的確是的,為此我的隊伍還失去一名士兵,他以為那匹馬是自己的,

         但不是,總之,他跑了出去,沒有請示,自然也沒有口令。在回來的

         時候他被擊斃了,這符合規定,他沒有口令。

西梅奧尼 那時候整個城堡都震動了,一匹從未出現的馬從北方的荒原到來,從

         沙漠深處冒出了頭,是不是一只大部隊即將到來,是不是戰爭就要來

         了。

德羅戈   是,那時所有人都在談這件事。

西梅奧尼 后來發現那不過是北方人一個勘測隊的馬,他們只是來勘測邊界的,

         在最高的幾座山那兒。城堡派了一個小隊去遠遠的監督。

德羅戈   那天很冷,非常冷,風大極了。

西梅奧尼 一個人犧牲了,一個中尉。他沒有去躲風,他站在大風里監督著北方

         人,他身體不太好,于是他死了。

德羅戈   他是幸運的,雖然他也沒遇到戰爭,沒有遇到入侵,但他像個軍人一

         樣死了。他是幸運的。

西梅奧尼 他和你關系似乎不錯

德羅戈   關系不錯,他叫彼得羅·安古斯蒂納。

西梅奧尼 兩年前什么都沒發生。一匹馬出現在了我們的城堡下面,一個小隊在

         我們的國境線上轉了一圈,兩個人死了,但什么都沒發生。

德羅戈   沒有戰爭,沒有入侵,我們仍然在等下去。

西梅奧尼 不必等下去,不會有戰爭,不會有入侵,北邊是堆疊起來的群山,再

         北邊是白色礫石鋪成的沙漠,沙漠廣大,延伸到遠方的地平線,那里

         有著終年不散的大霧。有人說,穿過那片大霧,你能看到夢境的世界。

         沒有北方人,沒有戰爭,如果有,那么兩年前人們已經消磨完了對它

         的期待?,F在我們無欲無求。

【沉默,鼓點由弱到強,風】

德羅戈   你真的認為自己錯了?那你的所有那些計算呢?

西梅奧尼 那只是為了消磨時光。你不要當真,希望你不要當真。

德羅戈   你害怕了,你要說實話。

(停頓)

德羅戈   你要說實話!正是由于這個通告,你現在就不相信自己啦?說實話!

西梅奧尼 我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怎么了。我不知道你想要說什么。同你不能開玩

         笑,就是這么回事,你拿所有的一切都當真,你像個孩子,真像個孩

         子。一場戰爭,你還在想一場戰爭?難道我們這樣還不夠嗎?

(沉默,德羅戈死死的盯著對方,轉動鬧鐘,直到鬧鐘鈴響)

西梅奧尼 您剛才準盯著我有二十分鐘。

德羅戈   不,只有一分鐘,但也無所謂。

西梅奧尼 好了,我要去睡覺了。您晚安,請不要多想。

【燈光漸暗,鼓點漸強,風聲】

德羅戈   多么卑鄙的家伙。

(過了一會)

德羅戈   多么卑鄙的家伙!

【燈光暗,鼓聲,鼓聲的同時風聲,水管撲通聲,流水聲一起響起,夾雜窗戶拍打聲、鳥叫聲、玻璃破碎聲,電吉他、布魯斯,最后漸漸消失,什么聲音也不剩下】


第九場 夢

【燈亮,德羅戈的單獨光,兩把椅子,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鬧鐘和望遠鏡,他坐在一張椅子上】

德羅戈   我想跟你們講講我的夢。這個夢我本來已經忘記了,后來我看到了它,

         在城墻上,我沒有用望遠鏡,晚上,有星星,月亮還沒升起。那天可

         冷了,我沒穿大衣,我的披風也沒穿出來。我看不見遠處的亮光,那

         要用望遠鏡才能看見,一點一點,有時候兩點,有時候三點,我當時

         放下了望遠鏡。我用望遠鏡看到了地面的亮光,看到了天上的亮光。

         現在我放下望遠鏡,看向天空與地面之間。然后在黑夜里,對一個渴

         望而遙遠的世界的思念突然間涌上了我的心頭。比如,一座大廈,大

         海邊的一座大廈。那是一個可親的夏夜,卿卿我我的人們緊緊坐在一

         起,聽著美妙的音樂。這是多么幸福的圖景,青春年華之際當然可以

         隨意設想這樣的圖景。這時,大海的東方亮一陣之后又暗下來,天空

         開始發亮,黎明就要到來。這樣一來就可以把黑夜拋開,不必再去夢

         中尋求逃避,不必害怕為時太晚,可以看著太陽升起而不必著急,可

         以仔細品味自己面前那永無完結的時間,沒有必要焦慮不安。世界上

         有很多好事,我一直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海濱的大廈、音樂、無憂無慮

         地消磨時光和期待黎明的到來。正在此時,我想起了我的夢。

【清脆的敲擊聲,幽幽傳來】

德羅戈   我夢到我回到了童年時代,夜間站在一個窗口前。從房子縮進去的地

         方望過去,可以看見月光下一座極為豪華的大廈的正面。幼小的我注

         意力完全被一個窄而高的窗戶吸引,窗框用大理石裝飾,十分精致。

         月光穿過玻璃射進來,照到一個桌上,桌上鋪著絨毯,上面有一個花

         瓶和一些象牙雕刻的塑像,可以看清楚的這幾件很少的東西讓我想,

         黑暗之中,后面應該是一個很大的大廳,那里的氣氛應該很溫馨,這

         可能是很多大廳中的第一個,這些大廳中應該有很多寶貝,這個大廈

         在沉睡。這是絕對的、讓人羨慕的沉睡,這可以使人明白,什么樣的

         地方才是幸福的人居住的地方。

聲音     多么高興啊,能生活在那樣的大宅第中,幾個小時地轉來轉去,在各

         個大廳里總是可以發現新寶貝,那該是多么高興啊。

【敲擊聲逐漸有了伴奏,三味線、尺八的聲音也幽幽傳來】

德羅戈   在我所在的那個窗戶和那座輝煌的大廈相距很近,不超過二十米,在

         這之間,一些影影綽綽的人開始活動起來,像是一些仙女,她們揮舞

         著薄紗,在月光下閃著亮光。這些人從來不曾在現實世界中出現過,

         可并沒有使我吃驚。他們反復盤旋,反復掠過那些細長的窗口。她們

         從來不曾靠近我的家,我感到收到了侮辱,我輕輕敲了幾下。

(他敲擊)

         我又輕輕敲了幾下。

(他敲擊,比之前更大了)

         我再次輕輕!敲了!幾下!

(他重重的砸,仿佛在發泄全部的憤怒,徒勞無果,平復穿起)

         我想吸引她們,吸引這些仙女,但是我心里知道,這樣做毫無用處,

         那些仙女一個都沒有聽到我的敲擊聲,也沒有一個靠近他,哪怕只往

         窗戶前移動一米??墒?,在這群奇妙的人中,有一個伸出一只手一樣

         的東西,輕輕敲擊著窗玻璃,像是要呼叫什么人。過了一會,一個很

         小很小的人出來了,我認出他來了,他是安古斯蒂納,當然,他現在

         也是一個孩子。他臉色蒼白,穿著一件絲絨服,領口鑲著白邊,他好

         像很不滿意的樣子,他一直是這樣,對什么都不滿意。仙女們圍在他

         的身邊,對他畢恭畢敬,好想和他很親密的樣子。我著急了,我在這

         個時候叫他。

聲音     安古斯蒂納!安古斯蒂納!

【聲音開始雜亂起來燈光漸暗】

德羅戈   他沒有回應我,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現我這位現實里的朋友。這個時

         候,仙女們抬起了一定小轎子,她們把轎子停在了安古斯蒂納眼前,

         然后圍著他,對他更加恭敬了,也更加親密了。安古斯蒂納直盯盯的

         盯著他們。這個時候,我好像聽見哭聲,哭聲從沒有關好的窗戶縫里

         透出來,一絲一絲滲出,還有一些孩子可能也在哭泣,在喊媽媽,但

         我不確定。而安古斯蒂納一點兒不怕。他自在的和精靈們閑談,好像

         在做什么必然的安排,精靈將他捧在中心,簇擁著走向轎子,這時候

         我明白了,這些精靈不是來自花香四溢的公園,而是來自深淵。安古

         斯蒂納走上了轎子,轎子被精靈們抬著飄過,靠近了我的窗戶,離窗

         子只有幾米遠,我這時候揮動著雙手,大聲喊著。

聲音     安古斯蒂納!安古斯蒂納!

德羅戈   我這位死去的朋友最后終于把頭轉向我,盯著我看了一會。他的神情

         非常嚴肅,對于小孩子來說,也嚴肅得太過分了。但他的臉上慢慢現

         出會心的笑容。接著,他遠去了,她高貴的走了,沒有回頭望一眼他

         的家,沒有回頭望一眼下面的廣場、對面的大廈,也沒有回頭望一眼

         那些住房或者這些城市,這可是他生活的城市。那支隊伍像蛇一樣在

         空中緩慢飄動,然后最后什么也看不見了。

【聲音雜亂,大抵是重物狠狠砸在地上又被翻滾著推向前方、輕物飄飛打在柵欄上的聲音,聲音越來越大,燈光暗】

德羅戈   安古斯蒂納中尉死的那天穿了雙新皮靴,有點不合腳,太光滑了,不

         適合登山。他站在風雪中,上面的北方人說——給您大衣!

聲音     給您大衣!您需要大衣嗎

德羅戈   他沒有理睬。他和他的上尉玩牌,他試圖開開玩笑。那天風雪太大了,

         呼呼的風,好像要把韃靼人沙漠北邊的大霧全部吹散一樣。他的上尉

         說不玩了,真倒霉,不玩了。

聲音     不玩了,真倒霉,不玩了。

德羅戈   于是躲到洞穴里了。上面的北方人還在,于是他也在外面,他沒有躲

         避風雪。有幾分鐘,聽到的只是風的怒號。北方人撐不住了,北方人

         要走了。安古斯蒂納中尉還在外面,故意弄出玩紙牌的嘈雜聲音,在

         密密麻麻的雪片之間,山頂上的外來者肯定看不出是中尉一個人在玩

         牌。他們要撤走了。

聲音     祝你們好運!你們可是要走好……別忘了那兩條繩子!

德羅戈   其他人躲在洞穴里,他們擔憂的看向外面,外面只看得到雪,只聽得

         見風的聲音。他們對中尉呼喚,讓他進來,說他會凍壞的。

聲音     中尉!中尉!快下決心!到下邊來避一避,留在那里受不了,會凍壞

         的??煜聛?!我們壘起來了一個小墻頭!

德羅戈   可他沒有進到洞穴里去。他在那里一直站著,等到風雪停了之后,上

         尉和其他士兵摸了出去,安古斯蒂納說了幾個單詞,他們沒有聽清,

         然后他就死了。我當時在城堡里,裹在暖暖和和的披風中,我覺得這

         是一件蠢事,韃靼人的威脅已經淡化,這件差事賺不到好處,沒有功

         勞。當我意識到機會曾經到來時,已經晚了。安古斯蒂納中尉死在了

         那個暴風雪天里。他沒有遇到戰爭,沒有遇到敵人,可他像戰士一樣

         死了,他是幸運的??晌胰匀辉诘却?。我還年輕,我還能等,我還能

         等許多年。

聲音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嘈雜,直到某個頂端時驟然無聲】


第十場 交雜融合的時空 數十年后

【燈光亮,四個演員站在舞臺上,中央是桌子,兩張椅子,喬瓦尼·德羅戈坐在一張椅子上,開始嚴肅、緩慢、認真地佩戴假的胡須、假發】

甲       舒霍夫心滿意足地入睡了。他今天這一天非常順當:沒有關禁閉,沒

         把他們這個小隊趕去建“社會主義生活小城”,午飯的時候賺了一碗粥,

         小隊的百分比結得很好,舒霍夫砌墻砌得很愉快,搜身的時候鋸條也

         沒有被搜出來,晚上又從采扎爾那里弄到了東西,還買了煙葉。也沒

         有生病,挺過來了。

齊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乙       我們所說的寂寞無聊,其實只是一種由單調引起的,時間上一種反常

         的縮短感覺。生活老是千篇一律,漫長的時間似乎就會縮短做一團,

         令人不寒而栗。倘若一天的情況和其他各天一模一樣,那么它們也就

         不分彼此。每天生活一個樣兒,會使壽命極長的人感到日子短促,似

         乎時光不知不覺地消逝了。

齊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丙       可是,你終究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確實看見了什么東西,還是幻象已

         展開它們夜間的胡編亂造。最后,人們坐在各自的光環里,仿佛身處

         一團蚊云之中,身處各自搏動不已的大腦、幻想幽靈所發射的繁星之

         下。

齊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丁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

         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

         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

         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嘆惋。漁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

         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p>

齊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齊       一天過去了,沒有碰上不順心的事,這一天簡直可以說是幸福的。 這

         樣的日子他從頭到尾應該過三千六百五十天。 因為有三個閏年,所

         以還得另外加上三天……

【音樂,德羅戈已經換好了假發與胡須,正坐在桌子中間】

德羅戈   我現在已經五十四歲了,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十年?,F在我是少校,我

         習慣了這座城堡的每一個細節,包括我房間的水管聲,我怕沒有這個

         聲音,我將無法睡著覺。我現在身上有些毛病,醫生說都是小毛病,

         我吃著藥片,雖然這些小東西已經沒有什么效果。我偶爾還會騎馬到

         平地上轉兩圈,盡管這也使我感到有些累。我已經老了。我沒有等到

         戰爭。沒有敵人,沒有入侵,沒有戰爭。我不會像個戰士那樣死去。

         北面是一片黑色巖石撞擊而成的群山,在群山的更北邊,是白色的礫

         石沙漠,我們叫它韃靼人沙漠。北方的沙漠空空蕩蕩,沒有任何跡象

         讓人預感到敵人會突然之間冒出來。再往北邊,則是一片大霧,終年

         不散,什么也看不清晰。有人說沙漠北邊是夢境的世界,有人看見了

         白色的高塔,有人看見了火山,霧氣就是從火山口冒出來的,有人看

         見了黑色的莽原一般的叢林,還有人看見了一座海濱的大廈,和一群

         精靈。再有幾年我就要退休了。我在這里等了幾十年。什么也沒有,

         我已經白白浪費了這么多年,但我不會離開,我至少也要等到最后一

         分鐘。他們或許就要來了,他們已經在路上,他們這場拖延了數十年

         的戰爭即將開始打響。那時候我的勤務兵會把我喚醒,會告訴我這個

         消息,然后我將發現在戰爭即將到來之際我的身體垮掉了,我想堅持,

         可我仍然被體面的送出了城堡。在一座精致的小旅館的床上,我結束

         了我的生命,沒有精靈來接我,我就這樣死去,死在了戰爭前的一天,

         死在了成為戰士前的一天。這是結局,但我仍將等下去,我已經等了

         這么多年了,我不在乎多等一會。敵人要來了,韃靼人要來了,他們

         要來了。我想多等一會。

齊       注意警戒!——注意警戒!——注意警戒!

【燈光開始閃爍,音樂繼續,直到結束】

齊       嗯?咱們走不走? 

德羅戈   好的,咱們走吧。 

【謝幕】

文章最后由 鐘季路(作者) 編輯于2019.11.23 11:04查看所有編輯記錄
舉報文章? 本文版權歸 鐘季路 所有
12KM作文網1346
小心心喜歡度 +1收到15
消耗1積分
小紅花喜歡度 +5收到12
消耗5積分
柯基犬喜歡度 +50收到23
消耗50積分
贊賞給作者鼓勵收到0
給作者鼓勵
33人送來了禮物
17條評論

@
作者信息
鐘季路
嘉賓
嘉賓
發表文章(125)獲得喜歡度(64934)

十二公里,中學生寫作社區

立即下載 12KM APP
任选9场120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