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軀者

轉發
文/新話翻譯家2019.01.30 00:27字數(2795)閱讀(939)喜歡度(286)收藏(3)點評和評論(18)


當我找到那座郊區的小房子時,天色已經晚了。房子的油漆已經剝落,露出灰暗的木板,在夜色中顯得毫不起眼。

我用力敲了敲門,門上的灰塵紛紛掉落。

“拉夫羅夫將軍?”我用俄語問道。

門里傳來一陣吼聲,我依稀聽出來那是英語:“讓那些俄羅斯蠢貨離這里遠一點,不要在我家門口說你們的鳥語!”聲音蒼老而有力,我不禁想象著這聲音被用作另一個用途的場景。

吼叫聲仍在繼續:“我說了多少次了讓你們滾……”我繼續用俄語說:“我是圖哈切夫斯基將軍的朋友?!?這句話起到了液氮一般的作用,凍住了房間里的人那破口大罵的喉嚨?!皥D哈切夫斯基將軍想知道你來到這里的過程——他已經隱退了,正在準備出版一本回憶錄?!蔽已a充道。

一陣沉默過后,那個聲音松懈了:“進來?!?/p>

門打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老人出現在我面前。他身姿矯健,目光銳利,手臂上的疤痕昭示著 他過去的職業。但仔細看,他的肌肉都已松弛,眼睛也已經掛上了深深的眼袋。

應該不太難,我想。




“連圖哈切夫斯基都告訴了他的朋友,天知道他們他媽的告訴了多少人!”在茶炊升騰的熱氣里,我看見了他因為憤怒而充血的眼睛,“每周都有人在我的門口用俄語大聲叫囂,那些自由戰士、不同政見者。每個人都想讓我加入什么他媽的推翻蘇共組織,我要有這本事還會逃到這種鬼地方來當個黑戶?”

發泄過后,他平靜了很多,充血的眼睛也漸漸恢復了正常。我抓住這個機會,說:“圖哈切夫斯基將軍跟他們不同,他準備秘密發行他的回憶錄,這將成為日后真正的反蘇共組織的精神支柱!”說到這里,我掏出了筆記本,“您的經歷將成為這本回憶錄的重要組成部分?,F在,我希望您能把它告訴我?!?/p>

我看到他的臉失去了顏色,似乎他全身的血液都繞開了它。他頓了頓,開始用仿佛被西伯利亞的寒風凍結的嘶啞聲音講述。




“如果你讀過那段時間的《真理報》,應該會知道我是登記在冊的烈士。他們說我在楚科奇(注:亞洲大陸最東端,和阿拉斯加隔白令海峽相望。)戰役——就是同美國佬打的最后一仗——被流彈打死

“我得承認我差點死在楚科奇,我們在那里遭到了頑強的抵抗。畢竟那里是美國佬一開戰就打下來的地方,防御工事修得相當堅固。用我們的話說,比配給的黑列巴還難啃。當時又是冬天,我們的人在那里一片片的倒下去。當時雪地上到處都是尸體,完整的、不完整的、還有在坦克里被活活烤熟的……但是我們人手足夠,總是有人踩著其他人的尸體去沖鋒。我們終于還是拔掉了美國佬的據點。

“一天,我相信就是戰斗結束的那一天。有兩個政委找到了我,一個家伙叫伏羅希洛夫——跟那個伏羅希洛夫(注:紅軍著名將領)沒關系——瘦高個,還有一個滿臉橫肉的絡腮胡子,名字我不記得了?!?/p>

“伏羅希洛夫掏出一枚紅旗勛章,說:‘祝賀你!英雄的楚科奇師的師長米哈伊爾.伊萬諾維奇.拉夫羅夫!你指揮紅軍將士們英勇作戰,粉碎了敵人最后的掙扎?,F在,我代表中央授予你紅旗勛章,并帶來國防部的命令:任命你為遠東集團軍司令?!?/p>

“我很奇怪他們為什么突然給我升職,更奇怪為什么一個小政委能給我頒發紅旗勛章。但是他們沒給我提問的機會。伏羅希洛夫接著說:‘戰爭即將結束,國家很快就會投入到戰后的恢復建設當中來。你作為指揮官,肯定對戰爭對國家的摧殘有所了解,現在,我們希望你能夠為國家的恢復建設做出一點貢獻?!?/p>

“‘黨中央決定在戰后實行更加嚴厲的經濟政策,我們正重新開啟古拉格(注:蘇聯的勞動集中營,在斯大林時期數量達到巔峰)并且恢復了物資憑票供應制度。這可以迅速恢復幾乎被帝國主義陣營摧毀殆盡的重工業,但是人民群眾不理解我們,甚至還有隱藏的階級敵人在散布攻擊黨的謠言!’

“我打斷了伏羅希洛夫:‘我一個軍區司令官,怎么就要來搞生產建設了呢?我能做什么?難道讓我帶領紅軍戰士去把那些反動分子一個個抓出來嗎?’那個絡腮胡子盯著我,用粗啞的聲音說:‘不需要紅軍,只要你就夠了!’我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再次向他們發問。

“伏羅希洛夫笑起來,讓我很不舒服,他說:‘你只要做出一點小小的犧牲就可以為祖國做出巨大的貢獻。人民群眾對我們的不信任源于他們在戰爭中受到的傷害,我們需要你來改變他們對這些傷害的認識——讓他們覺得這都是值得的。我們也需要你把他們在戰爭中積攢的仇恨轉移到敵人身上?!?/p>

“‘就是說,我們需要一個烈士?!j腮胡子也笑了,露出滿口黃牙。伏羅希洛夫掏出一個瓶子,說:“你可以先用這個,我們再帶人來解決后面的步驟。明天領袖就會為你專門進行一次講話,你的名字將同偉大衛國戰爭中的那些名字并列,從列寧格勒到海參威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我死死盯著兩個政委的臉,但它們顯得模糊不清。我使勁擠出一句話:‘為什么是我來犧牲?’伏羅希洛夫說:‘那些職位太高不親臨一線的軍官犧牲顯得太不合理。普通士兵犧牲又太常見,達不到效果。只有你最合適:在最后一場戰爭中被最后一顆子彈打死,多么高的榮譽!’

“那個絡腮胡子說:‘我們給你二十分鐘,當然你也可以不自己解決?!f完便同伏羅希洛夫一起走了。我聽著腳步聲,確定他們走遠了,就悄悄離開,往前線的方向走。

“我的行動并不十分成功,沒走出一公里我就聽到了他們的咒罵和狗叫聲。我向前狂奔,把這些聲音都甩在身后。但一顆子彈追上了我,從脊柱左邊穿進去,幾乎是擦著大動脈穿出來——這是后來給我看病的那個美國佬醫生告訴我的。我仆倒在地上,伏羅希洛夫追了上來,伸手來探我的鼻息。我屏住呼吸,聽見伏羅希洛夫對衛兵說:‘戰斗結束后把他的尸體拖回去,記得帶個攝像師來拍幾張照?!?/p>

“他們走了,我忍住疼,向前線爬過去。之后的事情就簡單了,我找到了美國佬的陣地,用我知道的情報換來了我在這里生活的權利。我并不想叛國,不過總得有人為謀殺付出代價。后來他們還是說我戰死在楚科奇,可以理解,畢竟謀殺未遂總是讓人丟面子?!?/p>




我放下筆記本:“謝謝你,將軍?!彼α耍骸皼]什么,到時候叫圖哈切夫斯基那老家伙也過來看我,我這里可有藏了十年的紅牌伏特加!”

“好的,將軍。其實不用等我去找他,您很快就會再見到他了?!闭f著,我從包里掏出霰彈槍,對著他的臉連開兩槍。他像一根枯木一樣倒下了,連一句呻吟都沒有。

更嚴厲的經濟政策沒能改變國內的凋敝,人們在把《真理報》上的社論忘光了之后又開始咒罵政府。我們需要一件事來吸引人們的憤怒,并警告那些圖謀不軌的人,政府仍然強大有力。殺死一個叛徒——不管是怎么產生的叛徒——再合適不過了。

我俯下身子去查看他的尸體,很好,臉部幾乎無法辨識,這樣他的照片在登上《真理報》頭版時就不會和他以前的照片混淆了。仔細察看一番,我把他別在腰上的納甘手槍(注:蘇聯軍官手槍)取了下來,這是證明他自祖國叛逃的依據。我拍下照片,把槍,相機和筆記本——上面的筆記經過一些必要的修飾后將作為他叛逃的經過——收進包里,準備在警察趕到之前離開。

走到門口時,我想起了什么。從包里掏出槍,用槍托把自己砸的渾身青紫——擊斃叛徒前往往要進行一番殊死搏斗。


注:本文世界觀為架空,文中寫的那場美蘇戰爭從未發生過。

文章最后由 新話翻譯家(作者) 編輯于2019.01.30 02:12查看所有編輯記錄
舉報文章? 本文版權歸 新話翻譯家 所有
12KM作文網286
小心心喜歡度 +1收到1
消耗1積分
小紅花喜歡度 +5收到7
消耗5積分
柯基犬喜歡度 +50收到5
消耗50積分
贊賞給作者鼓勵收到0
給作者鼓勵
13人送來了禮物
12條評論

@
作者信息
發表文章(2)獲得喜歡度(461)

十二公里,中學生寫作社區

立即下載 12KM APP
任选9场12073期